關於部落格
  • 73605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媽的懺悔記

我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一旦失去耐心,脾氣便會隨之而來。婚後,自覺個性已經有修剪一些(或者說,被修剪),但,不夠,不夠。養育孩子,讓我不得不再次面對自己的壞脾氣。


以身作則,誰都會說,執行起來真的很有挑戰性。至少,在開始有蛋丁後,我暗自期許自己能做到這一點,否則有什麼權威能夠來教導他?就憑我是生他的人?生他,並不代表我就有無限的權利能夠把他呼來喚去。從他的臍帶被剪斷、正式脫離母體後,他就是獨立於我的生命體。套一句唐榮榮牧師的話,是「人」(儘管現階段是半獸人)。我並沒有蛋丁的所有權,至多,我是他地上的「代理父母」,如同扶育樹苗筆直成長的支架。將來這筆帳,是要算到我頭上的。


養育小孩似乎很辛苦,但更辛苦的是,照顧者要首先改造自己。雖然家庭教養的影響力並非絕對,但是在半獸人進化為人,而後社會化之前,他小小世界的支柱,就是朝夕相處的照顧者。有樣,會學樣。自己做不到的事卻要來要求小人,這太可笑,也太荒唐。


開始跟蛋丁朝夕廝混後,我就意識到,如果不把我的沒耐性跟壞脾氣改掉,這個家大概會落入inferno的煉獄中


在還沒開始副食品之前,常常因為蛋丁喝奶的習慣,讓我瀕臨歇斯底里的邊緣。新生兒時期,常常喝到一半睡著,總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把他老大叫醒繼續喝,就這樣,每一次餵奶都要搞將近1個小時(不包括我百般無聊地獨自在廚房默默擠奶的時間 (/▽\) )。


脫離了昏昏沈沈愛睏的新生兒階段,蛋丁又不知哪根筋不對,才3個月就開始厭奶 ˋ_ˊ*。每一餐奶量都不一定,每一次看到已經奶很少但拚命擠出的冷藏奶,喝不完無法再冰回去,必須倒掉的情況,常常很想把奶瓶摔到洗水槽去。這時期已經有點忍無可忍,會又氣又無奈的跟他說:你每天就是吃玩睡,為什麼連吃這件事都不能好好做好

後來在其他媽媽同學的安慰下,也就釋懷了。「反正嬰兒餓不死自己,不喝就算了」。回想起當時的無慮,有一部份原因是擔心蛋丁的生長曲線因此掉下來(為什麼當時會如此在意兒童健康手冊後面的生長圖?!)


不想喝奶?好,百歲寶寶是4個月開始副食品,我就提前一週開始餵蛋丁米精,喝不完的奶就加著米精,弄成糊開始了副食品的餵食之路。


幸好蛋丁對開始用湯匙吃東西這件事,並沒有什麼排斥感。所以副食品開始的還算順利,直到他小人家開始懂得四肢運動後.................


因為初期餵食時,還不會坐,所以都在推車上解決。偏偏他就是對這個世界的所有東西都有無比的好奇心跟欲望,常常吃了幾口,轉身看到推車上紅色的罩子或黑色的網子,就完全把我晾在一旁,開始無止盡的玩推車配件,更常常把手塞到滿是食物泥的嘴裡,然後再去抓推車。不理我吃泥就算了,還弄得四處髒兮兮,對沒耐心又討厭泥弄得到處都是的我,簡直已經崩潰了。沒錯,從這時期開始,蛋丁就偶爾被我從「柔性勤導」到「大聲阻止」,但他本人完全聽不懂.............什麼「要保持用餐的良好氣氛,否則寶寶將來對吃會有恐懼感」,諸如此類的提醒,在我腦海中永遠被怒氣蓋過去。


6個月時,蛋丁坐得比較好一些後,迅速買了一架餐椅,至少可以解決把泥弄得到處都是的問題,就算弄髒了,也很好清理。我心想:餐椅周圍什麼也沒有,你總算可以專心吃泥,不會再到處玩耍了吧!


唉,好傻好天真的媽媽。


沒有推車配件可玩,蛋丁就開始扯圍兜,玩餐椅的安全帶,更絕的是,就開始四處張看(這明明就是你家),有時還看到忘我呈放空狀。所以在餵食過程,我要邊餵他,邊阻止他把圍兜扯下來,或是阻止他用沾滿食物泥的手揉眼睛,然後有大半的時間,是在等他小人家用眼睛逛完大觀園回神後,賞賜般的張口繼續吃食物泥。有時狀況好,15~20分鐘即可解決完泥,但比較常出現的是30~40分鐘.........
好幾度想放棄副食品之路,因為這傢伙用餐速度完全跟他老爸一。樣。慢,絲毫不像我一樣,10分鐘就解決完一餐。這對急性子的我來說,非常折騰。於是衝突就爆發了(只有我單方面衝,也叫衝突嗎?!)


很多次,當蛋丁不斷抓圍兜,開始把餐椅搞得髒兮兮,開始神遊讓我握著湯匙在一邊等等等等等時,我就發飆了。起初是大叫「不要抓圍兜」(通常我只會說不行,然後把他的手從圍兜上拿開),「吳光守把頭轉過來吃」,不斷催促他吃食物泥。如果他再犯(抓圍兜揉眼睛玩餐椅),我就會拿起他的手,在手背上打一下,很生氣的說「不行」;知道老媽不開心的蛋丁就會大哭以示........抗衡?而如果那天白天,蛋丁的小睡週期有點混亂(因為沒睡好,他就會容易番,到了進食時間就更焦躁)而吵著要抱時,我脾氣就會更不好


前幾天,晚餐時段,打手背跟開罵的戲碼又上演了一次。送他上床睡覺後,我非常的自責。其實每一次自己情緒失控,最難過的是自己(現階段的小人壓根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看見妳還是開心的不得了(結果又更難過),他根本什麼都不懂,也不是故意的,自己為什麼就動怒了?為何無法好好控制情緒?腦子裡滿是唐崇榮牧師在書上寫的:為了自己發洩而亂打一場,那不是教,那是獸性發作


我很沮喪的跟把一切都默默看在眼裡蛋爸說:「他就是好奇啊,完全不是不要吃食物泥,只是吃東西速度就跟你一樣有夠慢。餐椅還有手弄髒有什麼關係,買餐椅就是不怕他弄髒的啊;小人哪一個會保持乾乾淨淨的?而且我其實很佩服蛋丁,他竟然可以乖乖坐在餐椅上那麼久,也不會還沒吃完就吵著要下來(因為我們家樓上妹妹一放上餐椅就哭),以小孩的三分鐘專注力來說,我覺得他超強的...。他根本不是故意的,也什麼都不懂.....我下次放本書在旁邊,邊等他邊看好了...」


我就叨叨的在一旁數落了自己半天,蛋爸此時才悠悠開口:「對啊,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妳打他,他也都不懂啊....」。這是蛋爸的智慧--他幾乎不介入我管教蛋丁的方式,而像我情緒失控的例子,他或許是在等我自己覺悟反省,在當下他都只是沈默(還是根本在做其它事,完全沒在理母子倆!?)。如果在當下他介入,我知道我一定會更火冒三丈,給蛋爸拍拍手。



經蛋爸這麼一說,身為媽就流下傷心又自責的眼淚。如果連自己的情緒都控制不好,要怎麼為人父母?連吃個副食品這種小事,都足以發飆,將來怎麼辦?



蛋爸的名言:生氣表示沒辦法。所以,急驚風就想了法子來應付蛋丁這個慢郎中:他吃他的;他神遊時,我吃我的;再不然,真的就是擺本書在旁邊,等餵食他的空檔讀個幾行,就不用一直盯著他直到失去耐心。吃得髒兮兮?濕紗布巾擦一擦就是了。於是,媽媽寶寶都開開心心的渡過用餐時段。半獸人也是人,該被尊重,不是被任意對待。



我但願能一直有智慧來處理一切,而不是馬上訴諸於壞情緒的發洩。在成為「人」這條路上,我還有好長的路要走,願那賜予我母親身份的,加添力量給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