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3605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你即肉身,肉身即你(draft)

小說中的角色如此說,活著,是用整個肉身去經驗。


"what troubled Heed, had made her hesitate, was the loss of skin memory, the body's recollection of pleasure." (Love 77)


用肉身的所有感官作為記憶的生發處,每一吋肌膚,每一個毛孔,都是一座浩瀚鮮明的往事。


曾幾何時,肉身/感官被漸漸壓抑、視而不見,被視為是次等的、低俗的、敗壞的、魯莽的、粗暴的、情慾的。因為被噤聲,所以才有一波波關於身體/肉身的論述,的文字。曾經細細咀嚼haptic theory,流運忘返於張愛玲、朱天文她們世紀末的華麗文字肌理中;用純粹的感官作為記憶的載體,多有溫度,多麼鮮明,多麼飽滿,多麼細緻。


但在你小小的身軀上,我見到了根本無須大肆讚揚的感官經驗。


對聲音極其敏感,房間有一絲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你精密的耳朵,窗外傳來較特別的車聲或狗吠聲也惹得你四處尋找音源。稍微巨大的聲響,就能把你嚇得大哭。


你使盡全力的爬,用手掌觸摸著每一件你有能力觸碰之物--椅套、書套、書頁、絨布、塑膠製品、紙張、豆漿罐、排水孔、地磚、電腦外殼、背帶、紙尿褲、浴巾、門、座椅護套、把手、電線、充電器、手機、洗衣精量杯蓋、地板刷、絲瓜布、鞋子、衛生紙、杯墊、枯葉、泥土.........


更高招的當確認過物件的觸感後,你總是迅雷不及掩耳的將手中把握之物毫不遲疑放入嘴巴品嚐一番。觸覺的肌理(tactility)建立後,馬上再以oral tactility豐富你對物品記憶的完滿性。


當你今天又把紙製的教材玩具拿來啃咬一番,我不禁想問你,那是什麼滋味?我深信,你已然建立了一座龐大浩撼的體感經驗(haptic),你所存下的記憶,必然非常有趣,相較於我的平面,一定非常立體。


你根本無須費心體現肉身覺醒,所有理論在你面前皆是班門弄斧。你即肉身,肉身即你。你用小小的肉身,以最直接不矯情的方式,記憶/經歷這個世界。你是真正用身體與空間肌理、與世界交織相融,不像我,還要虛情假意絞盡腦汁去想像、去偽造、去刻意,進入那所謂肉身,所謂感官。要不是因為你為著語言系統所困,你必然能夠向我描述,關於事物的紋理、味道、手感,那些隱翳於我之外的,細微的,肉眼所不察之處。



(暫時沒想到適當的題目,姑且亂塞一個充數。走筆至此,覺得或許可以是篇未來什麼的草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