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3605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都蘭天主堂&萬金聖母聖殿


書中第一卷〈海岸山脈的瑞士人〉,介紹了台灣五十年代時,一群白冷會的外籍神父修士,到台灣東海岸獻身的故事。一如閱讀已逝的單國璽主教的 《生命告別之旅》同樣感動,越是在這個時代,似乎就越需要這樣的寧靜力量。他們全然的掏空自己,為東部的土地與人們獻上一切,給到無法再給。僅管我不是天主教徒,但卻很喜愛這些神父修士們的故事,總思忖著,自己能否企及他們的萬分之一?在這個功名掛帥,強調物慾與浮華的世代,自己能不能,不與這個世界搖擺,而盡力給人如基督般的愛與平安?便不枉祂的恩典。



因為有了對這群無私奉獻的白冷會神職者的認識,看到都蘭天主堂便有一份特別的感動。另一份私心是,常常也覺得有些天主堂的設計,不是僅將教堂視為一座普通的聚會所,這樣,即和一般的建築物無異。有些天主堂的設計有著許多理念與想法,即使僅是驚鴻一瞥,也讓人驚艷不以。都蘭天主堂即是其中之一。


我們無心的路過,倒下車在裡頭流連了好一會兒。教堂園子裡悄聲無人,見教堂門是開著,便躡手躡腳進去。記得一踏進去時,心中油然而生的肅靜感(會堂內部設計網路上應該找得到,否則書裡也有介紹),僅管教堂不大,但有一種"你知道傅義修士在設計這座教堂時,內心一定是有上主"的那種感覺。會堂內讓人內心平和,只想坐在長凳上沉默冥思,想著那些白冷會修士神父們......也或許是四處毫無人跡,這種神聖感才得以維持?


因為白冷會的神職人員的故事,讓東岸的天主堂有了溫度,縱使我們抵達時並無他人,園裡亦紛飛著無數的落葉。



2013年春節,我們則是造訪了非常有名的萬金聖母聖殿,快抵達之際,發現人滿為患,教堂附近簡直像市集般熱鬧,更遑論教堂中成群成團的人潮,頓時後悔來此造訪。




在會堂的右方,甚是貼心地詳細介紹了聖母殿的歷史,僅管做的甚是用心,但有種在讀課本資訊的感覺,看過,知道,就沒有了,如風一般撫過即逝。誠如范毅舜所言,這些只是information,毫無情感。
 


教會內部佈置的煥然一新,前方的鮮艷擺飾讓旅人莫不擠上前去,按下快門,到此一遊。我以為是來到了觀光聖地,而非靜謐的教堂。人群紛至沓來,作聲嗡嗡,我們僅坐片刻即離開。




不如退到教會旁的小醫院,那裡杳無人煙,教堂遠遠地看過去,有些兒味道出來了。刷白無多做裝飾之牆,粗獷簡單,倒很有舊時歐洲鄉村教堂的樣子。這樣的低調乾淨簡樸,或許才是當初創立聖母堂的宗旨?

「建築語言藉由空間傳達,龐大留白裡有很多聲音,只要駐足夠久,就能聽出它的訊息」(《公東的教堂》,154)。


如果要記得萬金聖母殿,我寧願只記得這面牆。

或許聖母殿也有許多動人的故事,但無人傳講,就等於是死了。雖然人聲鼎沸,熱鬧非凡,卻也就是一座建築物罷了。



想念東岸的天主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