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5526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他是街友,他五歲



前幾天幫蛋爸整理聖誕節事工的相關資料,讀著台南恩友中心街友們的故事,雖沉重卻有偶有喜悅處,但讀至五歲街友的故事,或許是因為蛋媽也是新任母親的緣故,特別在這個故事中沉思、靜默了好一陣子。



特別是當助傳建議父親尋求相關單位協助時,父親的反應讓蛋媽鼻酸:

「如果所謂的安置是要拆散[我]們父子,那就免了!」

父親表示,他們不求什麼,「只要給他們飯吃就好。




這些話一直縈繞在我心頭。


那個孩子,過著什麼樣的日子?穿得暖嗎?不,應該說,有乾淨的衣服可替換嗎?有朋友嗎?有自己的玩具嗎?有可歇息的住所嗎?讀幼稚園,當然是不可能的....諸如此類,平日我們看似理所當然,近乎家常的瑣碎問題,對孩子而言,或許,是奢求。


或許,生活至此,他只求日日有食物裹腹,並能與父親相依為伴。至少,他還有愛他的父親。


是最基本,亦是生命底層無以撼動的需要--對一個五歲的孩子而言。麵包與關愛,即足以撐起他的天與地,讓他得以活下去。



然後我注視著例行散步回來的你,靜靜地坐在小椅子小桌子前,沉浸在自己想像的世界裡,把爸爸給你的鉛筆,當成鍋鏟或湯匙一類,將爸爸丟棄不用的水罐瓶蓋當成碗或杯子,在那裡攪呀攪,最後一飲而盡,偶爾會分一點給在一旁的我喝。


總是這樣,我習慣將一些無傷大雅,或準備棄之不用的用品給你,當作是任憑你發揮想像力的玩具。一歲八個月的你,不會懂得一個千元的玩具跟一只塑膠豆漿罐的差別,所以媽媽也學著讓你過一種刪減法/極簡法的生活,避免過多物質上的給予,誠如爸爸和媽媽,也一直盡力過著這樣的生活。


但是我們卻擁有彼此,蛋爸,蛋媽,你,以及將出生的荷蛋。



近來你已經會很主動的開口喊我,在每日的例行散步中,你瞧見有興趣的,就會小跑步過去,跑了一小段,總會再回頭看看我還在不在。有時你跑得快了遠了,我會喊住你,要你等我。你竟也就照著做,然後小小的手握著手推車,慢慢隨侍在側。偶爾我故意自顧自地向前走,當你從斜坡上或小碎石的世界中抬頭,不見我,會喊著:媽媽!我也就在不遠處回應著你,看著你哈哈笑著跑來。



有時走累了,你會坐在階梯上休息,我也就坐在你旁邊,趁機挺著大肚子歇息。你會開始講起外星語,彷若對於方才走過的路徑發表感想,然後偏著頭看著我,笑。


而媽媽最愛看的,就是忙碌的爸爸稍有空閒,一起加入散步行列,他會抱起你,讓你如飛機似倘楊在青草地上,你會又愛又怕的,又笑又叫。那是媽媽心目中最美的風景之一。


然後我們三個就牽著手一路漫步。



爸爸和媽媽,對你來說,就是天與地了。曾經媽媽對於你的成長,也好焦慮,市場上創造出各樣琳瑯滿目的需求,讓媽媽深怕少買了什麼,你的生命就從此被我打壞。爾後,我知道,給你名牌衣,購買強調各樣潛能開發的昂貴玩具,或是讓你去上各樣不輸在起跑點的課程,你最終都只想能夠回頭就看見我們,喊著爸爸或媽媽時,我們都能夠回應你。在你成長的路上,親身引導你,教育你,陪伴你。


我想,你知道,這是你最需要的。


(題外話:記得在電影《姊妹》中,愛比琳"控訴"其雇主李佛太太,根本不該生小孩。愛比琳常常在剛上工時,發現梅茉莉跟大便為伍了整晚,卻無人替她清理。在現實中,蛋媽真的也聽到這樣的例子,啞口無言)


故事中,那位五歲的孩子,我能了解的並不多,能做的亦非常有限。但他讓我看見,生命最基本的需要,是什麼。誠如聖經故事中,那些患有殘疾、或因種種原因而被社會邊緣化的各種人,他們所求的,不是財富名利,而僅僅就只是,有人願意彎下腰,低下頭,關懷他們,把他們視為人。





整理完後,蛋爸問我感想,媽媽說:耶穌在那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