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8480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百歲蛋第二個年

今年過年,蛋媽心臟已經訓練的有更大顆一些,因為多了荷蛋。其實,在生了老二後,對於作息這回事,標準倒是放寬了些,不會只死命盯著時鐘按表操課,深怕一個閃失就會天崩地裂,所有的訓練都前功盡棄。多了一點老神在在,隨時有空有力氣可以出去玩,那就媽媽包款一款,約略算一下時間,出發上車,不再像蛋爸說的:從前,我們家最遠的距離,就是從客廳到大門口,因為媽媽準備蛋丁的雞絲就要花超久。


沒辦法,誰叫荷蛋是家裡最小的,他得從小就學著配合我們。這麼做或許也有好處,讓他早些適應在揹帶與汽座睡覺的時刻(以及,另一個常常吵鬧的哥哥)。




蛋哥2Y,蛋弟3M。佳冬長老教會,新春禮拜。


 

平時分房睡的一家人,這時要通通擠到一間房間,媽媽已經做好黑眼圈的心理準備(哥哥吵醒弟弟,或vice versa,然後一家子阿罵姑姑全都被吵醒)。除了互相干擾的風險之外,由於兩顆蛋都是獨自有床各自入睡,也就不可能跟爸媽擠一張雙人床。於是,去年過年,為了蛋丁買的嬰兒床,今年只好讓給荷蛋(哥哥本人還真隨和,一點反應也沒有),哥哥就睡magic bed遊戲床。


有鑑於前一個月回婆家時,哥哥首次睡遊戲床的慘況(夜裡幾乎每個小時起來哭),媽媽合理懷疑,是夜裡地面寒氣的緣故(雖然媽媽已經在地上舖了地毯)。由於magic bed是直接貼著地面,不如多數的遊戲床有四根支柱,因此離地面有一段距離。雖然遊戲床有附床墊,但仍舊不夠厚,無法抵擋地面的寒氣,所以蛋丁會不斷被冷醒。回想起來,去年5月的台東之旅所租的baby bjorn,白天小睡還好,夜裡也是會哭醒,原以為是認床的關係,但現在想來,應是寒氣的關係。



 


為了避免大家都無法睡覺,媽媽買了一張三折式的單人床墊(就很普通的床墊,大賣場都有的),再置於遊戲床原有的床墊上。空隙的部份就用被子或浴巾塞一下(媽媽很懶,沒有再另外弄床單)

 



於是蛋丁就還算安穩的睡了3夜。所以媽媽的猜測無誤,白天可能因為溫度較高,較不明顯。夜裡冷了,薄薄的床墊擋不住地面的寒氣,僅管小人已經穿了冬天的睡袍也一樣。


小孩子有各種莫名奇妙的睡姿,所以跟他們同床簡直要媽媽的命



(以上對magic bed的心得,提供給有需要的父母參考)



言歸正傳,於是一個不特別大的房間,放了一張雙人床,一張嬰兒床,一張遊戲床。滿了。媽媽看著都覺得好壯觀。但為了大家的睡眠品質,必須如此行。白天被操到爆的兩顆蛋,安穩的睡了3晚(除了從早晨五點多就開始放鞭炮吵醒媽媽跟哥哥外)。


 


原本擔心會互相干擾,但實際上沒有那麼嚴重。照例,哥哥先丟床睡,餵完弟弟最後一餐準備丟床睡時,哥哥已經呼呼大睡,連媽媽進房開檯燈也不曾醒,弟弟也因為很累,丟床後自行吸手安撫沒什麼吭聲也就呼呼大睡(不用夜奶,所以不擔心夜裡會吵醒哥哥)。兩個小時後,換爸媽準備就寢(會提早睡,誰知道夜裡會發生什麼事),即便在房裡開燈開行李箱談話拖鞋聲,兩隻依舊睡得七葷八素,真好。



早晨,總是哥哥最早起床(完全按照他的生理時鐘),開始製造聲音,弟弟僅管會被吵到,但也就稍微哎了幾聲又繼續沉睡。這讓媽媽興起了可以早一點讓兩兄弟夜裡同房的念頭。


荷蛋:媽妳是認真的嗎?我要哭了我。
 




此外,過年嘛,免不了要東奔西跑。基本上,白天小睡就採一概不管,有機會睡就給睡,長睡則盡量不會歪太多,因為白天已經累爆的小人,到了晚上其實已經進入瘋癲狀態(例如2Y的哥哥),而更小的弟弟更簡單,就用哭啊不耐煩來抗議。




好舒服的來義國小,被群山環繞,在這裡上學感覺好幸福(荷蛋很爽的躺在媽媽大腿上搖啊搖)。

 



會盡量維持長睡時間,是避免讓體力消耗的太誇張(雖然是金頂電池),進而影響到食。很累想睡覺的小人,可能會沒有力氣跟耐心吃飯,但沒吃飽又可能會提早醒(巴豆夭)。為了避免此一窘境發生(當然是指發生在哥哥身上。因為弟弟是再餓也要睡覺型,媽媽比較不擔心),媽媽特別準備了蛋丁最愛的馬鈴薯餅"備食"(為什麼不帶點餅乾就好?因為至少馬鈴薯餅裡頭,我可以加各樣食材進去,也算是營養有到位),發生吃不好的狀況時,就不會採取在家中強硬的手段,而是以餵飽(又不會太誇張)為原則,這樣對大家都好。






在來義的路上,碰見了一輛滿是原住民物品的小貨車。爸爸像臨檢似的把人家在半路攔了下來。我們買了美麗手工製的手機袋,以及爸爸堅持要蛋丁穿上的小背心。

蛋丁現在不懂"別人的東西不能拿"這回事,所以很白目的被其他小朋友推過幾次。這回看到有興趣的風箏,又不斷要上前去拿。

 




在大原則之下採彈性措施,才不會自找麻煩。帶2顆蛋出門已經夠累了,媽媽要想出法子讓在外的時光皆大歡喜。不用害怕走針的可能(因為一定會),隨機應變才是王道。等回到家,有力氣再把針調回來就好。這是蛋媽苦苦(是辛苦的苦,不是苦命的苦)拉拔兩兄弟至今的心得。
 


南州運動公園



4天3夜的操勞,讓哥哥累到返家後進入喝醉酒的精神錯亂狀態。已經超越哭的邊界,而是進入無厘頭的呵呵亂笑言行不由衷的境界,讓媽媽連開罵都不忍,只想一心一意趕快讓他吃飽洗澡送上床睡覺。至於弟弟,早不知睡到第幾殿去了。




你也很累齁(東港多拿滋的........看門狗...?)



明年見


PS*話說今日回去當初結婚的教會禮拜(崁頂),遇見與自己年齡應該差不太多的牧師娘,以為懷的是老二,沒想到是老三了!現在跟蛋媽同輩的,還想生3個的,我都好想給她們掌聲鼓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