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8480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新。世界


常常我看著你們兄弟倆,想像不出來,到底世界之於你們,是何種景象?
 
 
今晨弟弟在小睡中迷迷糊糊翻了身,趴姿的景觀視野,想必與仰姿非常的不同,就連肌膚感受到的空氣、壓力,想必亦是天差地遠,因此他畏懼/慌恐的歇斯底里淚崩了。


 
這將是他人生中第二個第一次(首次是以湯匙練習吞嚥,那與奶嘴所需的舌頭位置、舌頭觸感、味道完全是新的體驗。欸,我們的身體,竟是這樣子經年累月不斷重複各式動作,才能夠漸漸記憶起與各種物件的關係)。
 

 
我知道,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將用整個肉身感官去經驗、去儲藏、去獲取、去碰撞、去嚐試、去觀看、去聆聽、去模仿、去探索,這個世界,然後建立起屬於他自己的認知圖譜,他自己的小宇宙──一如你現在依然樂此不彼在做的。然後在大大小小的第一次中,去承受各樣的情緒波動。



 
 
你們在生命的航道上,都是一個個自己的達爾文。我比較像是偷窺者/小跟班/小祕書,在你們又意外開發一塊處女地時,幫著你們紀錄──僅管我無法預知這些在將來的將來,在時間的發酵下到底會成為何種滋味樣貌,或許會腐壞,或許變質,或許香醇,但許多時候我只能顧著當下──如同你們。


 
 
每每看著哥哥玩耍,總有種「世界對你來說一定是浩瀚無比,像個永遠窮盡不完的寶藏箱」。
 
 





永遠永遠看不膩的怪手山貓堆高機

 
 
永遠永遠看不膩的人家打棒球打籃球


 
 
永遠永遠看不膩的下水溝
 
 
永遠永遠看不膩的魚群
 
 
永遠永遠跑不膩的斜坡
 
 
(永遠永遠死不承認自己大便了)
 
永恆回歸之於你,根本是慶典,而不是劫難
 
 
世界對哥哥還是新鮮的不得了,真的納悶,到底他的小宇宙長得如何?

 
從牆上取下晒衣竿東奔西跑,說是放風箏
 
把玩著揹帶的肩扣,一邊碎碎唸怪手怪手如何如何
 
吃飯時把餐椅的安全帶抓起垂到碗裡,說是怪手要吃飯
 
在一大片無人之球場,硬是把它當沙坑開心的玩沙



 
 
偶爾我看著路上年輕羞澀,其實稚氣未脫但覺得自己已經靈魂夠老的,那些偽裝起來的男孩;
 
或是擦肩而過,剛下球場渾身是汗大聲嘻笑三字經當發語詞的男孩;
 
或是剛從研究室步出,準備覓食卻邋遢到讓人誤以為是好幾天沒睡覺沒洗澡,那樣的男孩;

也有充滿正義感,對社會光怪陸離各樣可恨邪惡的政策上街吶喊的熱血男孩;
 
 
有一日,你們兄弟會長成那個樣子,那些我口中的「臭男生」。僅管如此,屆時世界還是會有屬於你們許許多多的第一次,也許我並不陪伴在你們身邊,替你們記著。你們還會如同現在,那麼驚奇、那麼痛苦、那麼害怕嗎?你們還會像我一樣,替自己記著嗎?世界還是那樣的新嗎?


 
 
「也許神贈禮給他的生命
不是成為一個強者
而是一個無比自由者
嬉耍胡鬧,永遠來勁,充滿好奇
像一隻醜姿勢划水的快樂海豹」駱以軍。《小兒子》。頁145-4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