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3605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打不死的薛西弗斯

我會與穿好睡袍的哥哥,輕聲的回憶一些今日點滴,邊抱哥哥上床。他開始練習今天中午剛學到的新詞:好舒服,瞇著眼摟著他的玩偶小狗,近來已不像前陣子,無論睡前或起床都要哎哎亂叫。

弟弟在一旁的地墊上,肚子餓了開始不耐煩哎叫。我會與哥哥確認是否開小熊夜燈,然後抱起弟弟,一同跟哥哥晚安,關門。餵奶,換睡袍換尿褲,換弟弟就寢。


爸爸常不在,所以此時整間屋子,在經過一整天的沸騰,會頓時安靜下來。時間的速度彷彿開始沉緩,有一種考古現場的怪異靜謐。


然後我會在終於可以利用網路與世界接軌前,稍稍反省,或悔恨或責備或勉勵自己,關於今日對待兩隻半獸人的態度。


算是這兩個月來由於一連串的社會運動所引發的,關於一位母親的,自省。



在成為母親以前,妳並沒有真心想成為一位母親。妳亦不知道成為一位母親,對妳而言,是如此的艱難。

或是說,成為妳想要的,那樣子的母親。


在成為妻子以前,妳的自我裡沒有別人。而妳是多麼歡喜那樣的狀態,那麼無拘束。

在成為母親以後,妳可以說幾乎沒有自我,連自私的機會都幾乎不被允許。



妳無疑是現實版的薛西弗斯(Sisyphus),或是電影《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 Day)裡的主角。妳大多時候,只能是獨自毫無外援,倔強不屈服的,不斷推著生活中相同的石頭上山。睡醒後,又再把同樣的石頭推上山。


重複中,幾乎無差異的可能。或許對其他母親來說,這就是日子。但之於妳,之於這種雖然對孩子教育有理想但卻也曾有自己理想並且還常執念著不放心有不甘的母親來說,這種日子簡直如困獸般苦悶抑鬱。妳的心就漸漸被日子壓壞了,壓歪了,撕毀了。


前陣子妳接觸到了親子共學團,學習到不打不罵背後的理念是:同理。


隨著老二出生,石頭又變多變重了,然妳還是一個人。漸漸的,發怒的次數越來越多,雖然不能全然怪罪於可怕的二歲兒。妳想起了同理。妳同理自己。


妳其實清楚,因為已經被石頭磨損了,磨到妳連捍衛最後一點稀薄的自我的力量都,被磨掉了,所以動怒,然而動怒後卻又再動怒,為的不是惱怒放聲大哭的孩子,而是痛恨自己。


痛恨自己的再度情緒上的挫敗,痛恨自己這樣的情緒波及到孩子,痛恨自己為何無法像其他母親一樣不動怒並且總能好言相勸溫柔以待,痛恨自己是一名失職的母親--別人行,為什麼我無法?


那些對孩子未來與自己未來的期許理想,幾乎不可能,註定是大挫敗,不只是妳的,連孩子的生命都會被妳搞砸,變成無法收拾的大災難。低潮時想著想著,幾乎要絕望,幾乎想轉身就走開,走掉。


但是,很抱歉,妳無法辭職不幹,妳只能還是薛西弗斯。
 



這是一點也不特殊的案例,我知道在許多角落,有著類似心境掙扎悲傷的母親。


在同理自己過後,多少釋懷一些,或說,明白自己的軟弱在哪裡,於是就從那裡再獲得一點力量,雖然還是免不了偶爾情急之下又動怒而把自己逼到偽絕境中,但是,薛西弗斯的強項在於,每個早晨,就又是新的開始,又是另一個充滿可能(好的壞的都有)。


母親不只要顧好孩子,還必須擁有在短時間內自我療癒之能力,沒有人能幫妳,連最親密的另一半,其實離妳都很遠。
(總是在那樣黑暗的時刻,我會悄悄地想起自己的母親,當女兒時的諸多碰撞,在自己成為母親之後,開始有點明白,原來原來原來啊。)




其實是想簡單紀錄一下,關於不打罵不威脅不利誘的想法,或是,站在他的鞋子看(同理)。我自己發現,這樣子的心態,有很多立場就因此翻轉(廢話),只是真的需要很強大的耐心跟心臟。


(為什麼要開始不打不罵路線?因為,當你看見,你的沖沖怒氣換來的是一對驚恐又畏縮的雙眼,你就知道,這一切管教是錯的。後來,讀完"大腳小腳,走讀台灣"一書後,對於那一對父母真是打從心底驚佩,想著:或許無法做到那樣的完全,但是試試接近那個樣子,總無妨。)




基本上,我是把孩子當成一個獨立的人來看待,不是寵物。



舉哥哥的例子:好奇寶寶,越來越愛爬上爬下,從家裡四面八方拿一些莫名奇怪的東西做莫名奇妙的事。我則盡量不用大人的角度去規訓他,比較多時候,就是提醒他小心,真的不准的時候,就不斷講原因。哎呀,就那麼小的孩子,能有什麼大壞大惡?他就只是覺得,好玩好想試。


有時候他脾氣來了,其實媽媽大多明白他的需要,只是真的要視當下有沒有那個時間讓我平心靜氣的跟他說話(談不上溝通,他並無法完全聽懂大人),有時媽媽也還是氣急敗壞開揍,還在努力。


算是疼愛弟弟的哥哥,但也是會有不合的時候(例如弟弟不懂碰到哥哥的玩具,或是弟弟無意識的抓哥哥)。哥哥情緒準備要來時,媽媽目前的做法是,先無傷大雅的唸弟弟幾句,然後再跟哥哥解釋弟弟無意識的行為,並非出於故意。僅有幾次,哥哥會沒緣由的重打弟弟一下,媽媽就更不能以牙還牙,不然真是自打嘴巴。只能暫行目前最嚴厲的處份--面壁思過--光叫哥哥轉身他就要崩潰大哭了。


二歲兒已經展現出許多人的特質,也因此,我尊重(盡量)他的意願、喜好與情緒。孩子只是年紀比較小,請不要因為如此就忽視他是一個不要逼他跟陌生人打交道,不要逼他有禮貌,不要逼他要對你要裝笑臉,不要逼他做你自己想而他不願意的事


媽媽老是被問:他今天怎麼了?我實在很想攤手回答:他是人,他有自己的情緒跟想法,又不是取樂眾人的小丑!


親子共學團的力量,讓媽媽深切反省自己的態度。說穿了,教育是什麼?教育就是主要照顧者所顯示出來,待人處事的態度。但是你不能逼迫孩子一定要照著哪種期待去長大,孩子有自己獨立的生命,你能做的,就是擺上一個你認為該有的生命樣態給他看(公民媽媽的覺醒?!)。



為什麼教育很難?因為要改變的是自己,不是小孩。(對,我在挖坑給自己跳)



媽媽一直以來把共學自學放在心上,希望有朝一日,自己是能改頭換面(你知道那有多難那有多難那有多難嗎),才敢來大聲說要共學,要自學。





雖然在可預期的未來還是會不斷挫敗流淚憤怒,但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朝著這樣的路前進,因為你是薛西弗斯,逃不了躲不掉的。
 



ps*有人問,二個孩子的媽的心得?我只能說,如果內心有力量support,生幾個都不是問題。養不是大問題,但是教就需要大智大慧大耐心以及無敵的體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